首页 大胆狌游戏 下章
第十六章
白天我们努力工作和学习,晚上回到家,我们就生活在母子之情和男女之情中了,从那天胡雯雯当着我的面和小翰做过爱以后,他们夫和我们母子就成了亲密无间的朋友,他们请我们去他们家吃过两次饭。

 康若德真是个非常不错的男人,很有学识,人长得也很帅,虽然他已经快45岁了,但高高瘦瘦的身材非常飘逸。一副精致的眼镜让他看上去特别儒雅,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对女士尤其照顾。

 虽然在和他的两次接触中,康若德没有任何暧昧的暗示,但我心里明白,他是非常喜欢我的,而且早晚会把我带上他的。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很快就到了那个炎热而紧张的高考时间。经过两天半紧张的考场拼搏和漫长的半个月等待,小翰的高考成绩终于出来了。

 他考得还不错,考上了我们这里一个非常热门的二本大学,专业也很好。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后来,唐丽娜给我打来了电话,说她儿子小恩(对了,他大名叫唐恩铭。他们夫离婚后,儿子随了唐丽娜的姓)和那个小姑娘岳小青一起考上了我们这里的一所二本院校,离小翰他们学校不太远。

 她说,等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她就会送孩子来报到,到时候就可以到我家来看我和小翰了,我很高兴听到她孩子也考上了大学,但对即将到来的见面却有些犹豫了。

 我们真的要两对母子在一起做吗?我心里想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在陆续领到入学通知书后,小翰和他的同学们都非常兴奋,都很想在入学前这段时间再好好玩玩。于是,大家七嘴八舌争论了半天,最后一致同意去长白山避暑、游天池。

 本来,小翰不想跟他们去,只是想每天和我腻在一起,但他的同学极力劝说他,再加上那伙同学中有两个女生一直在追求着小翰,更是强烈要求小翰不许离集体活动。

 考虑到要让儿子多和女孩子接触,不能总让他恋在我身上,我也极力鼓励他出去散散心。于是,买车票、订房间、收拾行囊,忙活了几天,那四女三男七个孩子终于上路了。

 目送着孩子们上了火车,目送着火车渐渐远去,我心里顿时觉得空落落的,虽然孩子已经大了,但这毕竟是他第一次离开我去那么远的地方,心里总是有许多牵挂。

 离开火车站,无所事事的我正打算去我妈妈家看看,就接到了胡雯雯的电话,说她们家老康今天过生日,想请我去他们家一起吃顿饭,想到儿子不在家我也没什么事情,就答应了她。

 考虑到胡雯雯的老公是留洋回来的,我就先跑到专卖店里买了一瓶法国波尔多的列级酒庄原装葡萄酒,又找到一家花店,要服务员包了7枝百合、9枝万寿菊加若干金鱼草,代表我祝福他长命百岁、幸福繁荣、有金有余。

 然后,看看时间还早,就跑到我常去的那家美发店做了个头发。女人总是有虚荣心的,不愿意蓬头垢面地去赴宴。看到我带去的礼物,胡雯雯噘着嘴对她老公说道:“喂,你看看,郑姐给你买了这么精心挑选的礼物,让我都有点嫉妒了。”

 说着,赶快接过我手里的酒和鲜花,招呼我换鞋、外套。康若德笑着走过来,轻轻拍了拍胡雯雯的股,说道:“你们女人的境界能不能提高一下,怎么老是嫉妒嫉妒什么的,就不能从高层次看问题吗?”说着,他很大方、很得体地拥抱了我一下,又说道“别说,小郑还真是个颇有品位的女人呢,看看她今天打扮得多漂亮,送的生日礼物也很符合我们之间的关系。”

 “哦,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回握了一下他的手,不解地问道。“中国人有句俗话,酒是花媒人。你郑秀枝是一枝独秀的花女人,有酒好与寿星做媒啊。

 看看,7枝百合隐喻我和子与你百年好合,9枝万寿菊表示秀枝要和寿星长长久久,而这么多金鱼草嘛,这谐音用得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了,哈哈…”喔,听他这么说,我的脸顿时涨红了,但心里非常佩服他敏锐的思维,竟然在须臾之间将花语如此这般的解释出来。

 虽有挑逗、轻薄的意思,却又很显自然而不夸张,虽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但让我不可否认的是,屋子里刚才稍嫌僵硬的气氛一下就变得轻松而暧昧了。

 “美得你!说什么呢,看把郑姐说得脸都红了,来吧,快坐啊。…其实,老康过生日也就是个说辞,主要还是想请你吃顿饭,随便聊聊天,还让你搞得这么正式,还带了礼物来。怎么?听说小翰跟同学出去玩了?”

 胡雯雯说着,我们一起在餐桌边坐了下来。话题自然就引到了小翰身上。“听说小翰和同学出去玩了?”

 康若德和我们两个女人碰了下杯,慢条斯理地说道“你和小翰最近还好吧?…我觉得啊,你心里似乎还有一些障碍呢。今天我让雯雯找你来,就是知道小翰不在家,我们可以在一起好好聊聊你们母子的事情了。”

 “嗯,你是老大哥,我还真想好好听听你的意见呢。反正我们家的事情雯雯和你都知道,我也就不怕丢人了,你老大哥见多识广,还请你开导开导我。”我接过胡雯雯递过来的烤大虾,咬了一口,说道。

 “其实,你们母子之间的关系我不想多说。听你说‘丢人’,我倒想说说观念方面的问题。…来,你们吃着,咱们边吃边聊啊,…先不说你们吧,说说我和雯雯。

 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男女在相爱的时候总会这样表白,我爱你,为了你我愿意付出一切,就是献出我的生命也在所不辞。

 可实际情况怎么样呢?别说让他或者她献出生命了,就是献出一点配权都会立刻刀戎相见的。…我们前楼邻居的惨案就是个例子。…你也知道,上次小翰和雯雯在我家发生了关系,那是我允许的,我策划的,为什么?

 就是因为雯雯曾经跟我说过她的一个性幻想,特别希望和一个少年童男做。我爱她,我愿意为了她的快乐付出我的努力,只可惜小翰只是少年,不是童男了,所以我还要给雯雯再找个童男的…”

 “可是,让自己的子和别的男人做,这面子上总是过不去的吧?”我真的不能理解康若德是怎么想的。“所以我说观念有问题啊。你知道吗?在非洲的某个部落,男人是以子拥有最多的情人为荣的。

 在那里,当一对男女结婚时,司仪会当着全部落的人让新娘指出她的情人都有谁,她指出的越多,新郎就越高兴,因为作为情人,那些男人每人都要送给新娘一只羊。哪个新郎得到的羊最多,他在部落里也最受尊敬,他也越有面子了,对吗?

 你再想想,在中国古代,男女授受不亲,一个故事里讲道,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抚摸了一下手臂,她断然将那条被男人抚摩过的手臂砍下,以示忠贞。

 可是到了现在,抚摸一下手臂算什么事呢?如果按照古代观念,现在的女人都得被砍手,你们谁没和男人握过手?也许还要被砍头呢,因为你们的头都被别的男人摸过…总得去美发吧?

 或者感冒时看过医生吧?你想想,这不是观念问题吗?难道古代的抚摸和现代的有什么不同吗?抚摸是相同的,但观念不同,对待就不同啊。”康若德滔滔不绝地说道。

 “也是啊,如果放在古代,我们女人连和别的男人说话都是大逆不道的。”我感叹着说道,胡雯雯看着我,点了点头。

 “所以,我的观念是,为了雯雯的快乐,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其实,女人即使结了婚,她的身体还是她自己的,怎么处置,和谁做,她可以自己决定,当然,如果她丈夫足了她所有需求,就不必要找别的男人了。

 问题是,丈夫能子的所有需求吗?所谓的忠贞,是一夫一制度和私有制度产生的扭曲思想,在原始共产主义社会,人们群居在一起,没有一夫一制度和私有制度,也就不存在‘不忠’的概念,对吗?”

 “可是,如果都去找情人了,那家庭怎么办?不是要天下大了吗?”我忍不住问道。“妇人之见啊!也是观念问题。你看到了吗?现在有情人的男女,大部分是女人都希望和情人结婚,而男人都在回避。这是怎么回事呢?不能单纯地说男人不好。

 其实,不论男女,找情人只是为了足某一方面的需求,女人容易把她对情人某一方面的需求扩大成全部需求,扩大成婚姻对象,所以希望和情人结婚。

 但是,情人之间结合的,大多婚姻并不幸福,为什么呢?我的解释是:情人本是婚姻生活的调味品…比如盐。

 做菜没有盐不好吃,但给你一碗盐当菜吃,你吃得下吗?一个人把个别需求当作了生活的全部,她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大家都有我这样的观念,那家庭生活就不会,而只会在有情人调味的婚姻生活中过得更惬意。你看,雯雯有那么多情人,我们的婚姻生活不是也好好的吗?”

 “你别老说我!”胡雯雯说着,朝康若德嘴里了一大勺沙拉。“对了。”她接着说道“光知道说话了。老康你还没接受我的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呢。”

 “哦,老婆啊,每年你都要送给我特别的生日礼物,今年的是什么啊?”  M.luObOxS.CoM
上章 大胆狌游戏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