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神恶作剧/黄 下章
第七章
家怡的手机通常都是未开机的。于是我开始写Mail给她,藉由传送文字图片来倾诉心意、联系感情,彷佛谈一场远距离恋爱。

 但是心头堆积的千言万语在电脑前却只能挤出一分一毫,不习惯麻的我从来没有动笔写过一封情书,更别说此时的心情连自己都无法完全明白。不断重复着删除复原的过程,简陋无章的字句连我都不皱眉。

 虽然有点怀疑绞尽心思写出的信件,忙碌的家怡到底有没有时间详读…不知道何时我开始厌恶回家,总是躲在公司直到夜深人静。关掉电脑的电源钮,茫然望着安静的办公室,完全没有离去的意思,我猜测是自己害怕面对只有一个人的冷清…

 当独自坐在客厅里,可以清楚地听到浴室里有点故障的水龙头暗自泪,任凭如何努力都无法锁紧那不断的情绪。关着灯的小屋已经陪伴我好久了。

 可是这时我才发现二十坪左右的空间居然那么宽敞,左右都无法碰触到任何人的孤寂无边无际,几乎失方向的我只能打开电视,搜索着熟悉的身影。今年的情人节也跟往年不同。

 客厅小桌上的花瓶里满鲜的玫瑰,象征爱情的花束总共有九十九朵,缤纷绽放的盛况将房间点缀的一片火红。成为上班族之后的我不同于学生时期的穷困,在难得日子里奢侈的表达心中的情意绝对算不上是浪费。

 尤其大多时候,我忙得没时间花钱。晚间八点。桌上放着剩下一半的微波便当,我躺在沙发前,呆望着电视机。与歌同乐的小型演唱会正同步转播着,台下的歌大都成双成对,互相依偎着欣赏热闹的表演,劲歌热舞的表演一直到午夜,香汗淋漓的家怡隔着镜头对我献上一个热情的飞吻。

 当时针走过指向十二的方向,我默默举起半满的玻璃杯…***夜了,连外套都懒得下,家怡躺在破旧的沙发上,双手遮着疲倦的脸庞。

 昏暗的灯光下,家怡的身型窈窕而优美,纤与丰的夸张比例挑战着人体结构的极限,举手投足洋溢着成妩媚的魅力,身上散发出的香味跟从前完全不同,眼前的美人跟印象中的她再也没有任何半分相似。

 我抱着柔软的身子,隔着单薄的细肩带小可爱,着温软的峰。

 “不要嘛,人家很累了。”“那你干嘛回来,不是因为想我吗?”强吻着涂满桃红色膏的樱着闪避的香舌,双手急忙地解着碍事的衣带,用力住微微颤抖的娇躯,抗拒的姿态没有让我退缩,反而促使强迫的动作更加鲁无礼。

 “我们好久没做了,小怡也想要吧?”“别这样…你弄痛人家了。”我知道真的很痛…尖锐的指甲陷入娇的肌肤,清晰的血痕浮现在无瑕的白皙上,我却无视惨状似地继续用力着,半扯开的运动罩内,完美丰因为暴掐而左右晃动,扭曲成残忍的形状。

 美晕红与人抖动不是代表女体无法按捺官能的情,而是内心惊恐造成的结果。“…你别这样子,放开人家…痛…痛…”“大明星开始嫌弃我了吗?还是你跟别的男人已经做到不想再做了?”我近乎疯狂地嘶吼道。

 撕破高价的丝质内,修剪整齐的黑色草坪整片展开在眼帘,我拉开紧闭的双腿,将瞄准着粉红色的美丽花园。

 “不要…”干燥的门坚实地抗拒着,丝毫不容许前进半分,纵使暂时阻挡住入侵的硬物,却无法挡住满腔沸腾的热血,注入海绵体中膨直立的不是浓稠的情,而是莫名的情绪。“啪!”美丽的俏脸红肿了一大块。

 四年间从未对家怡动,我一直以为暴力是男女间最大的忌讳,脆的手感与娇、丰的弹不同,震在手心的罪恶感一直传到心口。可惜。

 此时我的心冷的失去知觉…推着膛的小手立刻放开,被吓坏的家怡失去反抗的能力,任由可憎的进,蹂躏着干涸的溪谷。

 只能低声啜泣,在我紧紧的拥抱之下,无从挣脱的家怡发出令人心碎的哀鸣,小手紧抓着我的臂膀,扭动着俏,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做…只想单纯告诉她,我最近得到第一个属于自己的企画案。

 虽然感觉冷眼旁观的同事们并不看好,但是我一定会努力做到最好!可惜,身体完全不听大脑使唤,更深层的潜意识正在操纵四肢,疯狂玷污着我最深爱的纯洁天使。

 “呜…”大手反握着浑圆的峰,捏着,柔细的由指间溢出来,红肿到令人爱怜的程度,顶入秘柱撑起由人摆布的女体,无意义的梦呓伴随着细微的呻,起伏的背脊透出莫名的悲伤与痛楚。

 不知道只是消极地想证明家怡还是属于我的恋人,或是单纯想要宣寂寞的幼稚心理,完全没有快合彷佛嘴里无味的口香糖,只是机械式反复嘴嚼而已。

 受难中的女体也没有如情小说中描写的一样自顾自地发情,我甚至深处涌出的并不是兴奋的象征。

 而是暴造成的血渍。我仔细凝视着泪水溶开美丽的彩妆,眼影与粉调和出可怖的色彩,下红着双眼的美女是如此陌生,宛如毫不相识的陌路人。刹时,我不由得松开双手,让她挣脱我的拥抱。

 像是终于获得自由的俘虏,只是披起勉强蔽体的外套,家怡连鞋子都不及穿上,匆匆逃离曾经是彼此用爱构筑的小巢。内心的失控奔腾的情绪渐趋和缓,脑海中的混沌慢慢沉淀着,耳畔依稀听到悲戚的哭声在楼梯间回

 ***“最近狗仔队盯的很紧,随时都有车子在跟监,经纪人认为我们还是暂时别见面比较好…人家的手机号码也要换了,可能暂时都无法接通…你自己要好好保重,多吃青菜,别挑食喔。”

 两天之后,电话那头传来熟悉而陌生的声音…我颓然倒地,长达十分钟的解释与叮咛没有仔细入耳,强作镇定却忍不住颤抖的声调充满着距离感,只有最后的一句再见说的刻骨铭心。挂了电话。僵硬的身体开始产生知觉,我缓缓站直了身子,爆发的情绪驱使着几乎麻痹的四肢。

 除了一丝愤怒与失望之外,尽是说不出的苦痛。刹时化为一场强度台风,以我的中心为台风眼,暴风半径横扫整间屋子,呼啸声中肆所有贴着家怡卷标的对象。

 摆在头的一排相框全都被扫到地上,破碎的玻璃洒满一地,扯破充满记忆的相本,照片里甜美的笑容在掌心被烂。

 充满纪念意义的礼品也难逃毒手,愚蠢的陶瓷装饰碎成数片,暴其空的内在,棉絮满天飞舞,笨重的布娃娃被挖开了心房,仅剩下残破的躯壳。

 企图徒手将一起钉在墙上的亲密合照给挖出起来,力气用尽的我大字型平躺着,全身酸痛到无法动弹,生锈的铁钉划伤手指,渗出滴滴血水,我含着淌血的指头,着浓厚的腥味与咸味,嘴里扩散着一股无法形容的苦涩…

 可能我从来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豁达的人,不过是恋人关系的优势地位造成错误的印象罢了,还是家怡并不是我心目中的纯真天使,一相情愿的投影无谓地增加彼此的负担而已,或许是我们两人都变了吧?分不出对错的感情,找不到答案的结局。一切只能说是一次爱神的恶作剧吧…

 ***幸好。例行工作加上层出不穷的突发事件令人整疲于奔命,还要耗费心思去准备企画案,繁重的负荷让脑子没有空闲去想其它事情…

 那天之后的日子像是搬家到办公室里,越少时间接触充满回忆的小屋,情绪的波动渐趋平缓,对我来说工作是种最好的抒解。藉由工作压力来麻醉的方法纵然可悲,却很有效,某一个晕头转向的下午,甚至想不起家怡的名字。

 不过,情感上的迫可以暂时逃避,后遗症似乎不是短时间能够彻底复原,我像是随时会当机的老旧电脑,错的程序逻辑充满着不确定。傍晚,由于忘记存盘一个如此细微的失误,辛苦了三个半小时的工作成果顿时烟消云散,我气得把满桌的资料全摔在地上。

 无谓的发从不曾扭转恶劣的情况,通常只会让事情变的更糟。天色已暗,心情变的更加郁闷,默默收拾着自己造成的混乱,趴在地板上,伸长手臂从桌子隙将文件的缺页勾出来。

 拍去袖口的灰尘,眼前赫然出现一截匀称的小腿,秀气的脚踝与可爱的脚趾踩着一双约十公分高的细跟凉鞋。好奇的视线向上延伸。一袭眼的浅灰色长外套内,桃红色花朵在纯白的连身洋装上盛开,丽而不俗气,合身的剪裁将玲珑有致的身段展无遗。

 无袖的设计出光洁的藕臂,柔亮的发丝披在刀削般的肩头,银质圆坠乖巧地躺在主人前,略低的领口虽然不见深邃的沟,巧妙地烘托出颈部优美的线条。──丽娟!

 褪去呆板的眼镜,涂上一层浅浅的眼影,卷翘的睫浮贴着,剔透晶莹的双瞳闪耀着人的光彩,与几个小时前所见的冷淡眼眸简直判若两人。  M.luOBoxS.CoM
上章 爱神恶作剧/黄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