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神恶作剧/黄 下章
第四章
黏稠的分泌反着奇妙的光泽,好舍不得似地身,粉红色的黏膜都翻了开来,宛如盛开的蔷薇。“别这样,快点…进来…人家要!”家怡轻声啜泣着,纤细的柳不停扭动,恼人的圆追着出来的,疯狂地索求着。

 大胆分开的双腿笔直修长,正中央丽的不停动着,泥泞糜烂的模样构成妖糜的画面,发烫充血的头在膜上一阵搔弄之后,作弄人的才再度入。“喔,好深…不知道到哪里了。

 好舒服啊!”伴随着美妙韵律,深处的同时扭动舞蹈着,彷佛无比情高昂的舞曲,再向高乐章的前一小节,我咬着牙再一次出官能悦乐的泉源。“进来!快点!”

 不停呼喊的家怡像是溺水一般,略带哭音的哀求鼓动着雄的自傲与一点原始的待本能,我慈悲地施予饥渴的官能一些足之后,又玩笑般放慢了着的节奏,如此来回不休的细不但折磨着家怡。

 同时也在折磨着深陷爱之中的我,可是酝酿的浓郁快却是如此令人陶醉,无法自拔。“喔!”狂的时间早就超过我平的持久力,家怡人的模样就是最有效的药,肥美的圈住硬直的,黏膜、褶间的磨蹭令人疯狂。

 卖力朝女体的核心冲撞着,我们彷佛发情的野兽,努力地撕咬着彼此,贴满亮片的指甲在肩头整齐地划出四道血痕,我则在高耸雪白的娇上留下一圈齿印。

 莉萨暂时低打扮都要非常小心了…家怡立刻抗议似地在我的上回咬了一口,可是,肿的粉蒂微妙的颤抖却漏出她最真实的想法,我慢慢由斜后方近她的娇躯。

 无论姿势与情绪都与熟悉的默契有点不同,奇妙的刺是从未有过的经验,我并没有褪去家怡身上的装束,任由它们如摆饰品般挂在半的女体上,水汪汪的美丽眼眸中蕴含着比以往更强烈的情,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在润的溪谷中放肆。

 达到两次高之后,家怡的表情变的恍惚,每一次扭动似乎都在释放着官能最深处的渴求,宛如漩涡一般的着我,难以足的澎湃汹涌彷佛巨将我们淹没,在快中窒息的滋味竟是如此愉悦。

 管不了任何其它的顾虑,一口气把四、五次的存量浓浓地灌入家怡的体内,旺盛的生命力在深处跃动,纤细的不起强烈的冲击,扭动到几乎断裂的程度,起舍不得停歇的余韵。

 彷佛再度沉醉在爱河中,宛如出轨、偷情般的错觉却不断浮现脑海,我陷入奇妙的情绪里,完全不能自己…***公司的茶水间。

 “我们公司常常要加班,你的男朋友不会抱怨吗?”巧婷正在将热水注入粉红色的奇蒂猫咖啡杯中,同样颜色的你短裙俏丽而别致,弯着的姿势将她优美的曲线适度地表出来,逐渐提升的荷叶边裙摆高度让人随之心跳加速。

 只有俩人独处的情境之下,不安分的眼神上下瞄,男本能不知节制地引导,我忍不住开口调戏可爱的小美女。“人家现在才没有男朋友呢!”

 “骗人的吧?”心头不知为何一阵狂跳,我傻笑道:“巧婷长的那么漂亮,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之前的男友几个月前分了…”“现在最好找一个同事交往,这样就有比较多的时间相处了。”巧婷朝我眨着明亮的大眼睛,俏皮地说道。

 这样明显的挑逗我实在承受不起。对不起,我是警察…不…我已经有要好的女朋友了!虽然心里这般道貌岸然,狗嘴里吐出的却是完全意味相反的话语。“这一定是暗示喽,我来当候补一号好了。”

 “讨厌!人家才不是这个意思啦。”小脸微红的娇嗔模样,还有手足无措的羞态令我一阵心猿意马,尤其巧婷最后离去前大有深意的眼神,深深挑动了我的心弦,瞬间产生一股踩线的冲动。

 但我知道那仅是雄的本能而已,如同在大街上对过往的辣妹行注目礼,或是受不了图片的惑而下载某些档案,非理性的反动作是无法以大脑来控制。

 事实上,我相信时间与距离并没有影响家怡与我的爱,小别胜新婚的浪漫反而让感情更加亲密,除了下班之外,与娇俏的女同事际算是我最大的期待,也是乏味工作里仅有的调味。

 看了看手表,时间才不过下午三点半而已,距离真正解的时刻还有很久,默然返回到座位上,继续咽无味的工作,为了工作交通往返的便利,为了端正家怡偶像的身份,经纪公司在靠近市区的华地点帮她找新的公寓。

 某个晴朗的周末清晨,大型货车疾停在我们的公寓面前,几个年轻的壮汉鱼贯进出我们甜美的小窝,三个小时之后,混乱终于归于平静。从此屋子空了一大半,家怡回家的机会锐减了一大半。星期二下午,三点四十七分。

 我机械化地敲打着键盘,呆望着在屏幕上跳动的单调符号,不知在何处飘的思绪反复询问着自己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今晚家怡会不会回家?起伏不定的心情在烦闷午后发酵…***

 ***男同事们开始讨论关于“莉萨”的话题:“身材超辣的,大概有F吧,怎么还不啊!”“莉萨穿的实在有够感,昨天晚上的节目还差点走光。”“一脸欠干的样!”不同于其它女星大胆示人的感惹火,家怡邻家女孩式的纯真可爱,搭配成感魅力,成为征服男粉丝的绝佳利器。

 “喂,你觉得莉萨怎么样?”“…很…很…”似乎感觉到我的回答中欠缺诚意与热情,男同事们撇下我继续热烈地讨论,越来越不堪入耳的话题,让我不得不借故离开。

 从前对于其它男人不怀好意的注视,嫉妒的情绪都是非常淡的,无论是握紧她的小手来宣示主权,或是以狂看对方的女友以资报复,心里面总是以家怡的美丽为傲。

 然而小小吃醋的微妙情绪也为我们带来许多意外的情趣,可是,那种豁然的心情正在慢慢产生化学变化。

 家怡走光边缘的穿帮照、合成照在网络上层出不穷,响应都十分热络,我一方面真正感受到莉萨的超人气,一边担心随时会冒出更具冲击的画面,让我的心脏在电脑前彻底麻痹。

 记得从前浏览类似的图片时,还会抱怨合成的效果不好、偷拍的角度不佳,现在仅是看到模糊不清的画面,心底升起的怒意连自己都无法置信。

 原本只属于我的珍贵宝贝,接受众人带着有眼光的层层剥视。波涛汹涌的心情在前几天真正面临爆发,而关键的引信就是某家八卦狗仔杂志的独家披:家怡,不,应该是当红偶像莉萨与名唱片制作人志伟传出绯闻!

 志伟将帮莉萨制作第二张全新专辑,为此甚至放弃有合作多年的小天后,被媒体暗指其中包含暧昧的三角关系与演艺圈前后期偶像的私下角力。近来人气逐渐下滑的小天后除了立刻否认三角恋情存在之外,还怒斥新人藉绯闻炒作身价。

 另一方面,听说经纪公司其实对声名狼籍的制作人也颇有微词,担心有过三段婚姻的志伟会对莉萨的形象带来负面的影响。纠葛复杂的关系必须用到跨页图表来分析,像极了廉价的偶像剧脚本…“全都是在胡说八道!”

 家怡气嘟嘟地说道:“当天起码有十个工作人员在场,杂志却说的好像只有我们两个人单独约会一样,”

 “别在意嘛,狗仔杂志都是这样的…”“人家根本不认识志伟哥,之前只见过一次面,打声招呼而已。”彷佛提早看到明报纸的综艺头版,莉萨与经纪公司对于绯闻的制式响应。老实说,我忐忑不安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如此标准的说法而获得平静,隐约地脑中回的画面挥之不去。

 而原本存在一点兴师问罪的念头,最后却演变成我努力安慰家怡的状况,电话那头的我说着与逻辑相反的话语,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哪天有空可以回家来?我好想你…”“人家也很想你啊,可是最近真的很忙!”“是吗…”

 我的语气很难掩饰失望之情。“对了,我寄给你的衣服好不好看?”“之前拍戏置装的时候,顺便买的,可全都是名牌喔,人家还骗店员是要送给经纪人跟造型师,嘻嘻。”

 “嗯,很合适,同事都说好看。”听着家怡絮聒地说用来改变话题的琐事,我呆望着综艺节目里她美丽的倩影,无力地回答道。

 另一端传来的声音透出些许疲倦,甜美的嗓音显得有点干涩,令人感到心疼,这几个月内家怡返家的次数用一只手就可数完,在电视上看到她的频率却越来越频繁,我无法形容心底那种类似寂寞的滋味。

 衣厨最前一排都挂着家怡用快递送来的衬衫与外套,还有电视购物送来的压力锅与食物调理机就堆在冰箱旁边,连包装都没有拆开。她不知道我最近瘦了,大部分的衬衫都显得太松。从前她最想要的厨具在没有她的家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

 “注意身体,好好保重。小怡背后可是有很多死忠的粉丝支持喔。”贴着冰凉的话机,我有点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了…***“叮咚!”门铃声惊动睡的我,从牛郎织女般相会的美梦中骤醒。我睡眼惺忪地打开家门。  M.luObOxS.CoM
上章 爱神恶作剧/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