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九王一后 下章
第05章
3P?!我真的很害怕,虽然在A片里见过,可是这是真实的体验…主要是这两个身形巨大的男人住我,视觉上的够震撼的。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会死的!

 他们虽然没有用力,可是我却感觉到不过气来。“不要!”

 “停下!你们没看见小宝贝的脸都青了了吗?”旁观的一个王救了我。

 六王撑起身,大王也顺势抱着我坐了起来:“小宝贝怎么了?我们还没有开始呢!”

 六王握住我的下巴,细细的看…的确,我的嘴都吓得发白了。

 “我们太心急了。大哥,我们的小宠物还从来没有试过一次服侍两个男人呢!”

 “是吗,小宠物?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试试!”他换了个坐姿:分开长腿,竖起;双手往后撑在雪地上。

 六王看了,会意的一笑,拉开大王怀中娇人儿紧闭的双腿,托起它们,使它们跨坐在大王的大腿上。

 我的背后就是大王那吓人的凶器,前面则是一重型机关,小股悬着。可是,被扁的感觉没有了,我也就不害怕了,还微微有点期待的感觉呢。

 六王观察到我的表情,嘴角勾起感的微笑:“大哥,你真不愧被称为‘爱高手’。”

 他向后方一扬首,招了七王上来。做毕,跪在我的前,一口吻上我的头。

 “啊!好舒服!再来一个!”我欺他们不懂中文,什么感受都无的喊了出来。

 …另一只头,也被前来跪下的七王,听话的住了。

 左边的头被舌尖细细的挑拨,右边的则被舌有力道的,我的脑袋都发昏了,根本不再在意其他的任何事情…甚至连大王偷偷的将他的凶器进了我的花里,都无力阻挡了。况且他入后,并没有动。

 我一边享受,一边鼓足了勇气,睁开眼睛,看看眼前的人的动作…在他们殷勤的“以身作则”之下,我开始领悟到了不看白不看的道理。

 只见我的六王,用鲜红的舌尖,上下拍击那颗可怜的头,发出润的细微的“劈啪”声,舌尖速度越来越快,简直到了超音速的地步。一轮猛烈调情下,可怜的头,涨大了两倍、高高的翘起,惹来他更加发狠的折磨。

 另一边,我的七王,如同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将整个晕都含在了嘴里。我看不到自己的头,只看到他美丽的红色大嘴,只感受到那种哺般的快。亲爱的七王,你可别把它真的给吃下去了。

 两种不同风格的,都带给我麻辣到了极点的感觉。

 “嗯…”我,长长的呻了一声,

 这时,如果要我为他们两个去死,我都心甘情愿。

 抬眼再看,其他人都瞪大了鲜红的眼睛看我。咦,慢着!不是!他们的瞳孔怎么变成了红色?!原来不是金黄的吗?

 他们的脯都在剧烈的起伏,上面布满了晶莹的汗珠。

 怎么,正在做的王都没有他们这么激动呢!…我并不知道,男的忍耐力是极其有限的,在妖界,女妖的数目远远超过男妖,而最美丽的女妖,都绕在王的身边。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必要忍耐。

 通常,妖界的男妖只有足了,才会有心情做其他事情。

 而在此时、此地,只有我一个能够足他们。他们该怎么办呢!

 可怜的他们,从来不会,用手,帮助自己解决痛苦,所以只能哑忍。

 骄傲的他们,不会让自己屈服于而与兄弟争斗;多情的他们,从不愿意心爱的宠物因为他们的望而受伤…因此只能在这里痛苦的忍受。

 火加上在体内翻滚着的被封印的法力,他们几乎要爆炸了。

 我不敢往下看了,他们的眼神告诉了我他们有多痛苦,我不敢往下看他们的健壮的部,因为我知道这样做会引发他们更大的痛苦。

 “啊…啊…”他们几个忽然大叫起来。一手将下身的“包布”扯开,向溪旁边结的冰块跑去。然后…将滚烫的奋起的下部狠狠的印到巨大而晶莹的冰块上面。

 我闭上了眼睛,不忍心再看。他们的小弟弟,哦,不“大”弟弟铁定会被冻掉了。

 这时,六王和七王同时松开了我的头,看见我如此表情,再看看远处,六王了然的说:“别担心,就让他们先消一下火吧!小宝贝,你专心点!”

 我不明白他说什么,只见他起身,站入我打开的双腿中间,大手按住垫在我腿下的那双长腿的膝盖,往外再推开些,跪下,前后移动,调整好位置,

 然后,身一,男剑竟然沿着花外大王的巨物了进来。

 “不要!好痛!”我用手推拒着六王的膛,企图阻止他进来。可是蝼蚁之力又怎么撼巨石呢?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被再度撕裂的时候,六王停下来,不动了。

 我不敢往下看,知道他只是成功的进入了一小半。我也痛的不敢动了。

 这时,七王竟然俯下头来,在旁边用舌尖勾引我的蒂…

 舌尖带来通电的感觉,使我立即疯狂了。

 蜂拥而来的爱和七王慷慨的唾使我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用粉同时容纳大、七王的男剑。

 我直直的坐在两人的男剑上,两手按在大王撑地的大手上,与他十指紧扣。口不断的起伏着。六王则双手撑住大王的膝盖,男尽入,与大王的在一起。

 大王承受着两个人的压力。

 七王抬起头,伸出舌头,魅的干净嘴角的爱。站起,欣赏我的表演。

 六王开始动了。他的男剑在我的。道内出出入入,每次的进出都带动我的蒂,使它上下翻动,他甚至还空出一只手,随着他进出来按。

 “啊…不要…不要…我要死了…停手…”

 向后逃避,后面是厚厚的膛;向前推拒,前面是力道猛烈的冲击。我不断的摇头,想要挣脱这“痛、快”的感觉,可是无从、无从躲避…我只有等他们过去,等他们快点结束。

 身下的大王也动了,和七王的顺序相反,他退他进,他进他退,于是我无一秒得到安生。

 七王的大手不肯稍离,不停的刮搔蒂,我忍受不了,眼前一片白亮光,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喉咙里进一股冰凉的雪水,我缓缓的醒转过来。

 原来是大王,他用嘴渡了一口水给我。

 “还要吗,宝贝?”他举起一块冰问道。

 我无力的点点头。

 他“喀嚓”的咬下一大块,含在嘴里,等冰融成水后,再渡给我。

 当他问我第四遍的时候,我摇了摇头。他放下冰块,用冰凉的手宠溺的抚慰我热辣而酸痛的花。我低头一看,果然红肿了。鲜红得滴血的娇柔的花瓣在他优美的男的手指中时隐时现。明明是最脆弱的地方,却经得起他有技巧的反复的爱抚。他还轻轻的将手指伸进去,按摩我的。道,多量的白白的体顺着他的手指了出来,到了我身下的肌分明的大腿上。

 旁边的王们全看呆了,他们从来都没有看见妖界老大这么温柔过。

 过了一会儿,我舒服多了。撑着他的膝盖,努力站了起来。

 我以为上次在岩里的做,那种快,已经到达极致了,怎知道今天又跃上一个新的高峰呢?…他们,虽然带给我无限的高;可是,同时也弄得我死去活来,使我害怕得要死…花啊花,你为什么不血呢?为什么任他们侵占都不撕坏呢?你不是自找下吗?你怎么让他弄一下就完好无损了呢?!

 我越想越气我自己,为什么没有力气抵抗他们呢?!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我高高在上的看着大王,然后疯了似的,左右开弓的使劲刮他的耳光:“我跟你拼命!我跟你拼命!看谁打得过谁!”

 他开始的时候愣了一下,用手抵挡,可是后来就放下手,任凭我打“劈劈啪啪!”在我无力的扑倒在地的时候,他及时的接住了我:

 “嘘…嘘…都是我不好,乖,没事了,没事了”他轻轻的拍抚我,极力平复我的激动,他担心我会伤害自己,而一点也不顾自己被打得红一道白一道的。

 我伏在他的怀里轻轻的泣,在他深沉的男声音的抚慰下,逐渐平复下来。

 六王也跪了下来,举起我的小手:“你要打吗?我也该死,你也打我吧!”举起我的小手就往自己的脸打去。我缩之不及,打了他两下,然后用力的拔回自己的手,

 看着他红红的脸“奇”的一声笑了出来。

 看着他们一副内疚和吓坏了的样子,算啦!反正我在身体上也没受什么伤害,

 “原谅你们啦!”我笑的推开大王和六王,站了起来。

 自从与他们做后,体力越来越好,现在连寒冷都不怕了;但皮肤并没有变得象他们那般滚烫,仍然保持原来的比常人低一点的温度。

 我赤足走在雪地上,想到小溪那里洗一下身子。看看太阳,刚才出来的是早上八点半,现在都快十点了。

 对了,他们为什么怕火呢?本想作弄一下他们,反倒作弄了自己,真失败。

 一边往身上泼冰水,一边四顾看,呼吸着森林清新的凉快的空气。

 忽然,我瞄到身边的一大块冰,它上面有一个奇异的深深的凹下去的圆。走进细看,只见这个的直径有一个600毫升装的矿泉水瓶大小,形状就像…

 我歪过头去,看见旁边也有类似的几个,这是什么奇怪的大自然现象?

 我了然,出坏怀的微笑,歪过头来注视旁边的几王。他们不知羞着下身,那男剑红彤彤的竖起,上面漉漉的,显然是融化了的冰水。

 是他们的男剑造成的吗?

 刚才他们大吼的跑向冰块这里,然后将冰块钻了几个,小弟弟竟然没有冻掉坏,还跑过来这里傻乎乎的看我打人。

 看见我笑他们,脸红的低头寻找裙子,捡起来遮掩自己。

 他们,竟然用这个方法抑制望?…他们不会用自己的手,来解决问题吗?

 我想了想,施施然的走过去,一把扯下三王抓在手里的遮羞布,

 然后,媚的说:“让我来教你。”

 我蹲下来,伸手握住三王冰冰的的把柄。…这个把柄刚被冰过,洁净的绯红的,竟然还硬邦邦的向上指。冰的作用,就在于我的小手能够合拢了。

 我轻轻扯了扯它:“手感可以…呃,嗯…很好。”我评价道。于是,纤纤食指指向另一个王,勾了勾。被选中的七王,乖乖上前,把柄给我握住。

 然后,我故意用清晰而磁的嗓音说:“大家跟我学。”

 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他们都看懂了我的眼神和动作,握住了自己的把柄。

 我站起来,拖着三王和七王的把柄,来到一棵倒下的大树头旁,正正的坐下。

 其余几王握着自己的把柄,跟着我,松松的围成一圈…有趣的游戏开始了。

 握着,松手,紧接着刚才的位置再握;一握、两握、三握。有我的手三握长…剩下粉红色的鸡蛋头,不算。我丈量完后,小手托住两人巨大的部。

 哇,他们的肌太紧张了,绷的紧紧的,本来应有的皱皱的纹理,几乎消失了。里面结结实实的包裹着两个铁球。

 我用凉凉的掌心贴住这炙热,感觉部鼓鼓跳动的血管…这里就是他们旺盛的强横的生命力的源头;也就是他们最柔软的地方了。现在,他们任我玩于股掌之上。

 我忽然觉得手上的男亲切起来,手指,生涩的将右手的铁蛋进嘴里。

 和我想像的一样,皮肤厚厚软软的,就像独立的有生命的活物一般。我用双费力的夹住它一小块的皮肤,细细的抵,用舌尖来回使劲的摩擦,探究它的味道。

 呜,舌尖有点疼。那里除了雪水的水腥气,没什么味道。还有一股怡人的男的气味。…我几乎要闻上瘾了。

 “嗬…”三王深深的了口气,魁梧雄健的身躯极力的向后伸展,甩甩头,含恨发出“啊…”的一声,才再度俯下头看我。

 男从我间跳走了,我不甘的一手抓住,狠狠的瞪着三王,讨厌他打断我的游戏。

 “是她,因为这是她在碰我,我才会这般该死的激动。光是被她看着,我就狂化了。不行,我要顶住,至少要超过‘大哥的一分钟’。”三王在心里发誓。

 他两手举起,在脑后十指紧扣,目光远眺,前方是一望无际的晴朗的天空。

 他的男剑在偷偷的变大,将我的手撑开。这种反应鼓励了我。继续。

 刚才我只弄了三王的一小块皮肤,现在,我继续咬含住它,努力用我口腔内的唾,将它全部弄。为什么?无他,就是看不惯它这么干

 上面绒绒的…好好玩…真想一口咬下去。

 其余的男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看,手本来只是呆呆的握着,现在情不自的笨拙的上下捋动起来。发干的喉咙“咕”的下了口水

 …这就是男的好本能。只要一点点示范,就都学会了。

 左手被握的七王不依了,大手暗示的握住我的手腕,我“唔…”的答应,用拇指的指腹直接向他光滑的鸡蛋头擦去。他满意的发出男愉悦的叹息声。

 一分钟后,我终于满意的放开三王。…就在这一瞬间,三王向我发出一连串强劲的子弹。我闪避不及,它们直直的打在我的脸上。

 顿时满个世界都是他浓烈的味道!

 我立即站起来,左手还握着七王的男剑,一脚就向三王踢过去。想开口,可是被糊住了,一只眼睛也睁不开,就在那里猛发自己脾气。

 七王的男剑几乎被剧烈动作着的我扯断了。剧痛的他一把抓住我,让我松手,然后单手抱起我,向小溪大步走去。  m.LUoBoXs.cOm
上章 九王一后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