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奶孙乱情 下章
第05章
不久冉秋霜就带着英杰来到离家不远的农田,千亩地确实是大点,自己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那能去做那种田活的工作,自然是顾用几十名的乡村农民帮忙,已经几十名农民在田园工作着,看到她们孙一来,抬起头打个招呼后,又开始背朝天脸朝地忙碌着。

 冉秋霜将所带来的东西,拿到田地旁的一小木屋后,说是小木屋不如说是一座房屋,冉秋霜就和英杰开始了寻视田园工作,深怕乡民工作上有所疏失,英杰也因为和,所以工作的更勤奋,整整把想乡民除草工作检查一翻。

 直到快中午时,冉秋霜跟英杰说一下自己要煮饭了,冉秋霜才回到小木屋做午饭,这是他们的习惯,当初英杰的爷爷盖这间小房屋时,除了要放一些农具外,也是打算在这工作时,可以让冉秋霜在这做饭,以免每到中午时还要跑回家,来回几小时多累呀!乡农他们都会自己带饭盒来吃。

 不一会,冉秋霜做好饭后,就叫还在田里工作的英杰吃饭。

 很明显的,冉秋霜出门前曾刻意的打扮了自己,不但头发梳得光亮、整齐,身上更换上了明亮的衣裳,由她的眼中不时放出的自信、幸福的眼光,英杰发觉得到爱情滋润的,显得更年轻、更令人怜爱了。于是,他就像一个充满爱意的情人,将冉秋霜轻轻地揽入背弯里,然后用鼻子磨擦着冉秋霜的脸颊、粉颈说道:“姐!你好香!好美!”

 “姐姐特地为你打扮的,你可喜欢…”

 “嗯!喜欢的紧!”

 “乖!算姐没白忙。哪!这是姐特地为你炖的人,快趁热吃了!”

 于是,不一会儿的功夫,冉秋霜已在一旁的桌子布置好午餐,招呼着英杰来享用。

 “姐!好不好你喂我吃…”

 冉秋霜一边笑道:“你羞也不羞,都这般大了还要人喂!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撒骄了?”

 一边顺服的拿起碗瓢靠了过去,打算依了他的意思。谁知当他靠近英杰时,他突然出手拉了她一把,使她失去重心,重重的跌坐在他的腿上,几乎把手上的碗瓢给掉了…当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但已被英杰牢牢的拦抱住,紧要之处并隔着几层薄薄的衣紧紧的住英杰档时,羞答答地说道:“杰…一定要这样喂吗?”

 “嘻!除了汤,我还想吃点小菜…”

 冉秋霜很快就知道英杰想要的是什么样的小菜,因为孙儿已经开始在解她前的钮扣,不到一分钟,她的一个房已被他掏出来,抓在手里不停的把玩,不知如何是好的她只好任由他轻薄。

 “嗯…用力…好弟弟…用力姊的你…”英杰每吃下一口汤,就低下头来冉秋霜的头,让冉秋霜喂也不是,不喂也不是,手中的碗瓢变得好沈重,好几次几乎忍不住的呻起来,甚至完全没发觉英杰已开始在解她的带,所以当孙儿手开始伸进她档里,隔着贴身的亵弄她的核时,她才警觉到,自己连最重要的地方都已经失守了。

 当英杰开始用他的中指在冉秋霜的户里动时,他忽的发现,有比水黏稠许多的体源源出,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确定这一阵阵由里溢出的黏应该不是水,而是自己今早留在她体内的,于是他靠近的耳边道:“姐!你昨晚还在说我只会偷吃,不会擦嘴,可惜你尽是擦嘴,就是忘了漱口,瞧!

 这里还有不少我的货哩…”

 “讨厌!你当我喜欢整个档黏不溜丢的啊?还不是你的杰作?还记得你起前的那泡…是怎么样丢到我身上的?姐的都没地方躲了,你还是一股劲儿的往里面,末了还把姐的心…硬是挤开,把你那积了一夜水…没命的往我子灌。可能是的太深,姐姐的心一闭,你那些臭水…就一直留在子里,任我怎用力,它们就是不肯出来,害我来这里的路上,都得小心翼翼的,就怕它们渗出来,脏了子,让街上的人看笑话…”

 “但可是我记得,当我时,你还用腿把我夹得紧紧的,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唉!还不是怕折了你这冤家的兴,姐…当时瞧你舒服的紧,就没敢出声要你停,任由你折腾我,要知道,当时姐就像被人开苞一般,痛得很哪。”

 “这会儿可还痛?”

 “痛是不痛了,就是的厉害…”

 “嘻!我看非得以毒攻毒不可,让我再用我这家夥通一通你那里,看能不能治好你这症。”

 “可是…”

 “姐姐,你就行行好,把了,让弟弟解解馋吧…”

 “小鬼,出门前姐姐不是才拼着命让你快活一次吗?”

 “嘻嘻!奈何这会儿见了姐这副俏模样,弟弟忍不住又想到你身上骑上一回罗。”

 “可是…姐姐的身子还有那个…”

 “无妨!我就是想把你那里清乾净的…就怕你体内的不出来哪!”

 说完,就把轻盈盈的冉秋霜抱了起来。

 抵不过英杰的纠,冉秋霜只得顺了他的意,顺手指了指屋角的矮柜,会过意来的英杰,三步并两步的抱着母走到那张矮柜,将放下,让她背着墙坐了下来。四眼相对的两个人,舌对舌的吻着对方。

 猴急的英杰很快的解下冉秋霜的子,当底也被英杰丢在一旁后,为了增加孙儿视觉的享受,冉秋霜把两条葱白的大腿,对着英杰张得开开的,使小完全没保留的在孙儿面前张开,看得英杰张口结舌。

 “哇…姐你的小好美喔…好漂亮”

 “姐的…现在全是你的了…杰儿你不是想姐吗…快来姐的等着你呢…”说完后冉秋霜双手撑着柜子抬起股摇着,看到这种人画面的英杰,再也忍不住了,他顾不得自己的子只褪了一半,双手扶着股,将充血坚硬以久的巴,开始溢出水的小

 “喔…杰儿的大巴又把姐的的满满了…好弟弟…吧…对…再用力…这里没人…喔…我们孙可以…”

 英杰双手扶着股,兴奋的前后摆,奋力的将进冉秋霜的后又出的,而冉秋霜则是双手抱着英杰的颈子,不时的将前送后的配合着英杰的巴。

 “…杰儿的的你快活吗…嗯…”“的大巴孙儿…你好快活…哦…对…就是那…用力吧…”英杰不停的摆,同时感受着里充满水而滑的黏稠快,而冉秋霜则 着双眼享受着孙儿勇猛的巴不停的在她里的,随着英杰的,冉秋霜小里的快一波一波的涌上来,嘴里更不停的叫着。

 “哦…用力干…的好弟弟…大巴弟弟的姐死了…用力一点…快点…小对…我要上天了…”

 他们孙俩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人,两个人毫不保留的噬着对方的器,交接处满是喜悦的浆,满屋尽是呻声、息声和器的撞击声,作为临时战场的矮柜,甚至像一受到感的旁观者,不断吱吱嘎嘎的附喝着。

 “杰儿…我还要用力再用力…哦…对…死姐姐…姐爱死你的大巴了…你的大的姐死了…死了…”

 冉秋霜十多年来所累积下来的火,经过昨天让英杰点燃后,终于在这不怕被人现的情况下爆发了,只见她双手不停的捉着英杰的头,股不停的往前合着英杰的巴。

 “好弟弟…姐不行了…你的姐死了…姐又要死了…再用力…让姐上天…快…用力干…用力干…”

 “…嗯…喔…你的也夹的我好喔…”

 接着英杰双手按着冉秋霜的膝盖,让冉秋霜的双脚开的更开后,英杰更疯狂的着冉秋霜的,受到英杰如此疯狂的冉秋霜,股也更用力的往前,好让英杰的大巴能更深入她里。

 “杰儿…了…好孙儿…你比你爷爷还要死了…快点…快快活死了…要昇天了…用力…用力干死我…死我…”

 英杰的巴在冉秋霜的里拼了命的着,让冉秋霜的不停的叫着,幸好这附近能耕作的田不多,而且人也多回去了,要不然只要听到冉秋霜的叫声,任谁也知道这孙在木屋里正在干嘛。

 “死我了…的好丈夫…亲弟弟…用力…死我吧…好多年…没尝到…这种滋味了…死了…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冉秋霜刚刚从第二次的高回转过来的时候,突然在英杰的耳旁轻声说:“冤家,没料到你会要在此这营生,姐姐身边可没带着任何布条儿,待会儿可别把货在我的身上,档,姐姐可就上不了街,回不了家。”

 “难不成让我把上了身的火,给硬是收了回去”

 “嘻我可不敢指望你有这般能耐。姐姐只要你待会儿想货的时候,忍上一忍,通报姐姐一声,其他的就交给姐姐,姐姐担保你得痛快就是。”

 “一切听你的就是。”说着,英杰的股又动了起来,他又开始尽情的在冉秋霜的股间驰骋、追击着,很快的,又把疲于招架的,顶上另一次高峰,使冉秋霜的道因高的到临而不自主的收缩着。

 “杰儿…得真好…喔…用力点…又到姐的子里了…喔…的小都让你穿了…好弟弟死我这小妇吧…姐又要了…”

 冉秋霜里的因高而不断的动的夹紧英杰的巴,受不了这么要命舒服的英杰强忍着的冲动,急道:“了”

 “快让姐姐下来!”

 千钧一发的,英杰硬是把巴从的体内拉了出来,那生气头犹多情的颤抖着滴下冉秋霜的水,似乎不愿离开它的销魂窝。从矮柜跳下来的冉秋霜,在英杰的面前跪了下来,不假思考,两手抓住孙儿淋淋的巴,一股脑儿的含了上去。

 “”的大胆动作,让英杰吃了一惊,当回过神来时,他发现不但含了自己的巴,且已用力的将起来,那每一次的动,都让底下原已大的头,又膨了几分。

 “喔……好喔…嗯…用力…”

 冉秋霜含着英杰的巴用力的着、上下的套着,灵活的舌头也不断的在英杰的上打转,这让英杰的不由自主的双手扶着冉秋霜的头,起冉秋霜的小嘴来。

 “…快…用力…”

 终于,在冉秋霜嘴巴的催下,英杰啊的一声,出了第一道水。第一次尝到孙儿水味道的冉秋霜,就像得到人生的至味,心急的取孙儿那第二道、第三道…,直到英杰被她榨了身上的最后一点气。

 冉秋霜在孙儿的巴不再搐以后,又用力的握住他那话儿,顺着头的方向来回的挤着,直到英杰的头再也挤不出任何水,她才停了下来。冉秋霜满意的在英杰的卵蛋掏了几把后,站直了身子,正待转身离去,不料却让英杰出手拉住,抱了个满怀。

 “姐,你刚刚让我得好舒服,我那东西都快让你含得化掉了!”

 冉秋霜没答腔,只是回过头指了指她那鼓起来的脸颊,并用力的挣脱出英杰的怀抱,急急忙忙的走到房间的一角,低着头把英杰在她嘴里的秽物吐到地上的痰盂里。

 看着一串串的的嘴里吐出来,英杰既兴奋又不忍,兴奋的是他终于完全拥有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因为她为了取悦自己甚至愿意尝自己那满是腥味的,但由微绉的眉头可以看出,她应该是第一次尝到这种怪异的玩意儿,一时间仍觉得心、不适,这让一旁的英杰十分不忍,道:“姐!对不起,弟弟我只想到自己享受,却让你吃苦了。”

 冉秋霜嘴里正含了一口刚倒的茶水,准备漱口,一听这话,心里好不温暖,于是她一边漱着口,一边往英杰走去,然后倚着矮柜,深情款款的抬起头与英杰四目相对,接着将口中夹杂着的茶水给咽了下去,并伸出舌头把残留在嘴角的秽物也进了嘴里。

 “杰儿,如今这个身子已经完全属于你的啦。只要能让你舒服,什么都愿意做,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从今起,任何时候只要你想要,你可以用任何方式把你的东西进我的身体里,会把它们当作你留在我身上的烙印,让它们提醒我,你仍然爱着我,而我依旧能取悦你,令你舒服。”

 说完这话,冉秋霜又把头伸进英杰的腿间,仔细地食着残留在他物上的体,末了她还把那已松软的头,含进嘴里用力地了几下,仿拂英杰的已成了世间美味,而她不愿错过可能剩下的任何一滴。

 一边抚着冉秋霜的秀发,英杰满怀感激的道:“,你对我太好了!”

 这时,冉秋霜已把他的东西净,抬起头站了起来,用她那润的眼看着英杰,一只手仍握着英杰的巴柄儿有意无意的着,意盎然的道:“弟弟,姐姐…嫁给你好不好…”“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呢”

 “先别问为什么,你只要先回答我,你愿不愿意姐姐当你的新子…”

 “愿意,当然愿意,只是…”

 “只是,我终究是你的亲生对不对…”英杰点了点头。“那么,从现在起,就让我们正正经经地当一对正常的孙好了!”说着,就松开握着英杰巴的那只手,转身就要离去,慌得英杰急着伸出手拉住了她,道:“姐姐别走,我不要你当我的,我要你…”冉秋霜回过头来,紧盯着他不说话,直到英杰缓缓的说道:“我要你当我的新子!”

 “你不后悔?”

 “我绝不后悔,我决定要和姐姐你厮守一生。”

 听了这话,冉秋霜满心欢喜的在英杰的脸颊上亲了一下,道:“我的小冤家,那你且养养神,等着今晚进房吧!今晚,姐姐就嫁给你当子。”说完后,冉秋霜整个人依在英杰的怀里。

 英杰抬起冉秋霜的头后,重重的在冉秋霜的嘴上吻了下去,同时他的手也握着冉秋霜的房不停的着,而冉秋霜的手也情不自的握着英杰的巴玩着,英杰的另一手也伸到冉秋霜的户上,他将手指伸进冉秋霜的小里不停的扣着,而冉秋霜也因为英杰的手不断的扣着小,而扭着身子,同时她握着巴的手也因为兴奋而加快套着,很快的年轻气盛的英杰,巴又坚硬起来。

 “姐!我等不及了!我们先一次好不好?”

 “杰儿!我们从昨天到现在一共五次了,再干下去,你晚上怎么会有精神和房呢?”

 “!我忍不住了啦!再一次就好,晚上我也会好好的你的啦!来,快点,你趴在柜子上,我想从后面你。”

 “真是拿你没辨法?这样干下去身体怎么受的了。”

 冉秋霜虽然嘴里说着,但心里却也渴望着,必竟她累积了十三年的情,才在昨天才有的宣,所以她实在也想都几次,好将她十多年来空白的情给补回来,但身为的她还是不得说说英杰,但她还是听话的将身子趴在柜子上,将股抬的高高的后说:“,算是怕了你了,来吧!”

 冉秋霜下狭长细小的淋淋的水使赤红的闪着晶莹亮光的让英杰看的发壬,直到听到冉秋霜的摧捉之后才握自己坚硬的巴在冉秋霜淋淋的上磨着,他并不急着将入冉秋霜的里,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是他亲生的,而从昨天起就完完全全属于他的了,所以他只是握着巴不断的剌着冉秋霜,而冉秋霜也因此而忍不住的摇着股,里的水更不更的从里顺着冉秋霜的大腿下去。

 “杰儿…快…嗯…你不是要姐姐…快姐等着你呢…快来…姐的喔…”  m.LUoBoXs.cOm
上章 奶孙乱情 下章
>